东方军彩艺术团团长罗大群

我叫罗大群,是四川重庆人,现年60岁。1953年4月18日,21岁的我在工作岗位上严重摔伤,痊愈后被有关部门鉴定为伤残六级。1995年,我随军来到北京,为了自己不瘫痪,不给国家、家庭、自己造成痛苦和负担,坚信活着就得动,动了才能活出健康的理念,加入了东城区老干部艺术团学习舞蹈,从此爱上了舞蹈。每次排练,在路上的时间往返要六个小时,只排练两个小时,坚持了八年。

一次,遇到大风大雪的天气,去边远山区慰问部队官兵,比较单一的文艺节目长达近两个小时,在宽阔的练兵场上,部队领导和战士们一排一排地坐在小凳子上,不停地鼓掌。演出结束后,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我握着战士们已经冻得冰凉的双手,激动得泪水长流!战士们对艺术的热爱和尊重,激发和感动了我。我下决心,一定要刻苦努力学习,争取早日组建一个艺术团,带着丰富精彩的文艺节目去慰问演出。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十四年的努力,终于在2009年8月29日,同总参三部离休干部李尽谦组建了东方军彩艺术团。没有资金,我们自己拿出一千元做流动资金,没有场地,夏天近四十度的高温,冬天冰天雪地,在公园一个僻静的地方练习。过了不久,队员们找到了周围全是垃圾的一间房子,大家齐动手,清理了一周,终于把房间打扫干净了。当时我们正排练舞蹈《五星红旗》,十二面红旗挥舞起来,满屋尘土飞扬。舞蹈练成了,但是由于呼吸进了大量的灰尘,演员们有的老毛病犯了,我的支气管哮喘也复发了。夜间躺不下去,只能坐着睡觉。演出服装上面的装饰都是我们自己缝上去的,只要一有空闲,我们就缝。

有一次,我去排练的途中被车撞倒了,手、脚全是伤,头上被撞了一个大包,我仍然坚持去了排练场。队员们都劝我回家,我扔坚持排练完才回去,结果回到家马上就去医院急诊室就医。

由于伤残,我的背部近十年来疼痛越来越严重,2010年十月份,不得不去就医,医生说我背部劳损严重。但我没有请过一次假,每次排练都按时到排练场。

团里由于百分之九十都是离退休人员,在职时忙于工作,没有舞蹈基础,凭着对舞蹈的一分热爱来参加舞蹈排练,难度可想而知。我就在家里把每个舞蹈动作进行分解,找出窍门,让大家易学易懂,后进来的学员就想办法抽出时间到我家里补课,管学好,管吃好,尽量使大家在一个水平上。

2012年9月27日,去石家庄无极县为父老乡亲做慰问演出,往返路费三千五百元,都是我自己拿的。

2012年12月12日,去慰问北极寺老干部局的老将军们,我再次拿出了自己的伤残抚恤金,为大家解决午餐。

东方军彩艺术团建团以来,先后组织了近两百次文艺汇演,到部队、农村、学校、工厂、敬老院、社区等地进行公益演出,为广大群众带去了正气和快乐。艺术团舞蹈参加了“晚霞网”举办的老年春晚,连续四年获奖。舞蹈《国家》、《咏梅》、《圣恋》、《为祖国干杯》等都得过奖。这让我感到欣慰和幸福。我深知,这项工作群众需要、观众需要、社会需要、自己更需要!我站在舞台上,自己快乐,同时也给观众送去了快乐!人一生中能给他人带来快乐,再苦再累也值了!

艺术团几年来得到了学院路街道社区服务中心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关怀,使我更加有了信心,我们会再接再厉,努力提高艺术水平,更好地为社会服务,为人民服务,让欢乐和爱撒满人间。